礦難打破供需平衡 鐵礦石價格創五年新高,業內在擔心什么?

今年年初,全球鐵礦石四大巨頭之一的Vale(淡水河谷)發生礦難,這徹底打破了供需平衡,鐵礦石供應由過剩轉入緊缺,價格更是由過往的60美元/噸上漲至100美元/噸,漲幅超過60%,創下五年新高。不過,廢鋼數量增加也可抑制鐵礦石價格上漲。此外,史上最嚴“超低排放”的環保政策也會提高鋼企生產成本。

每經記者 胥帥    每經編輯 梁梟    

陜鋼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楊海峰在論壇上致辭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今年“黑色系”的明星無疑是鐵礦石。致人死亡的礦難悲劇徹底打破了供需平衡,鐵礦石供應由過剩轉入緊缺,價格更是由過往的60美元/噸上漲至100美元/噸,漲幅超過60%,創下五年新高。

這自然也成為黑色系產業鏈業內討論的焦點。昨日(6月15日),在陜西韓城舉行的第五屆陜晉川甘建筑鋼企高峰論壇暨第二屆西南釩鈦鋼鐵論壇上,包括陜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楊海峰;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上海鋼聯董事長朱軍紅等均對此表達了看法。

不過,業內有分析認為,廢鋼可對鐵礦石價格上漲起到抑制作用。與此同時,堅挺的鐵礦石價格同樣對鋼鐵價格有所支撐。

鐵礦石價格上漲

論壇中,熱議最多的是正在風口上的鐵礦石。由于國外礦難導致鐵礦石供應由過剩轉入緊缺,出現供需失衡。

今年年初,全球鐵礦石四大巨頭之一的Vale(淡水河谷)發生礦難。事故尾礦采用的上游式尾礦筑壩法(Upstream tailings)被認為是導致礦難的核心原因。此后,巴西監管部門吊銷了其東南系統的Brucutu礦區營業執照,而該礦山的年產能為3000萬噸。

業內數據顯示,該重大礦難直接導致鐵礦石年度產量縮減6000~7000萬噸,而鐵礦石價格更是由60美元/噸上漲至100美元/噸,上漲幅度超過60%,創下五年新高。特別是從3月末開始,Vale限產影響到真實發貨量,疊加澳大利亞颶風等因素,全球鐵礦石發貨量明顯減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目前,鐵礦主力合約更是達到了2015年以來的新高。

上海鋼聯董事長朱軍紅表示:“全球三大礦山今年基本上沒有增加鐵礦石(供應),但鋼鐵產量在增加。”朱軍紅進一步分析道,鋼鐵產量在增加,鐵礦在減少,原材料供應不上,價格自然就會上漲。同時鋼鐵市場給了預期,也有資本追逐,所以期貨價格也在漲。后期的核心點還需關注涉事礦山能否復產。

事實上,鐵礦石和黑色系產業鏈是面包與面粉的關系,面粉價格猛漲,“做面包”的鋼企自然苦不堪言。

“鐵礦石價格上漲對我們的影響非常大。”陜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楊海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前幾年,鐵礦石價格穩定在60美元/噸左右,這對過去幾年鋼鐵行業的復蘇以及取得高效益,都起到了很好的支撐作用。然而今年,隨著鐵礦石價格上漲,鋼企的效益急轉直下。1~4月,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實現利潤總額同比下滑了30%左右。

“我們在內陸地區,還要算上陸地運輸成本,物流成本還要高出300塊。”楊海峰繼續說道,除鐵礦石成本之外,鋼企還要承受“雙焦”之一的焦炭成本。最近一段時間,焦炭價格也有上漲苗頭,4月底至5月底,焦炭價格連漲三輪,區間漲幅高達300元/噸,“下半年鋼企的盈利不容樂觀。”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盡管成本端上漲,但鋼企依然有利潤,足以維持開工生產。因此,下游鋼企需求旺盛,鐵礦石港口庫存量繼續回落。5月份,國內鐵礦石港口庫存同比減少3121.62萬噸。

楊海峰對記者強調,資本市場炒作鐵礦石期貨,這里面有國內外兩個方面的因素,希望引起進一步重視。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也表達了對鐵礦石價格持續上漲的擔心:“這助漲了市場投機氛圍,使得利潤重心進一步轉向鋼鐵產業鏈的上游。”

廢鋼可對沖鐵礦石

因為供需關系變動,鐵礦石生產企業在黑色系產業鏈上游的議價能力有所增強。但這并不意味著鐵礦石可以“為所欲為”,目前龐大的廢鋼市場或可抑制鐵礦石價格上漲。

廢鋼和鐵礦石可以說是黑色系原材料“兩兄弟”,具有此消彼長的負相關性。若鐵礦石價格上漲,鋼企則傾向回收廢鋼冶煉。

鋼鐵業內將地條鋼比作“地溝油”,因其屬于劣質鋼。但隨著近幾年針對地條鋼的打擊力度加大,廢鋼供應量陡增,廢鋼比增加的趨勢十分明顯。朱軍紅提供了一組數據,在鋼鐵產量增長的同時,廢鋼比大幅提升,從2015年的15%上升至2018年的24%。

“廢鋼產量增大,長遠看,鐵礦石價格不會一直這么高。2018年,集團添加廢鋼的數量在增加。”楊海峰稱,集團這兩年通過廢鋼增產的幅度很大。所以,在他看來,政府可以出臺相關政策支持廢鋼,這利于抑制鐵礦石進口。

最近,中鋼協對火熱的鐵礦石行情潑了冷水,稱隨著國外礦山供應量逐漸恢復、鐵礦石港口庫存量增加,后期鐵礦石價格或將有所回落。中鋼協認為,鋼鐵產量小幅上升,鐵礦石需求增長有限。據中鋼協披露,4月中上旬,按會員鋼鐵企業平均日產量估算,全國日產生鐵216.31萬噸,環比上升1.37%。生鐵產量小幅增長,不會對鐵礦石需求產生進一步的拉動作用。鐵礦石市場總體上仍呈現供大于求的態勢,再加上國產礦和廢鋼用量的增加,難以支撐鐵礦石價格持續維持高位水平。

但從另外一個維度看,鋼鐵市場應用終端仍然是供需兩旺,鐵礦石港口庫存仍在持續消耗。堅挺的鐵礦石價格同樣對鋼鐵價格起到了支撐作用。

在業內看來,鐵礦石價格僅是影響鋼企成本端的一方面。還有另一方面的重要因素來自環保。

日前,生態環境部、國家發改委等5部委聯合出臺《關于推進實施鋼鐵行業超低排放的意見》,提出全國新建(含搬遷)鋼鐵項目原則上(相對于此前的征求意見稿,《意見》新加入“原則上”三字)要達到超低排放水平。推動現有鋼企超低排放改造,到2020年底前,重點區域鋼企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顯進展,力爭60%左右產能完成改造,有序推進其他地區鋼企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到2025年底前,重點區域鋼企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國力爭80%以上產能完成改造。

在李新創看來,這可以說是史上最嚴“超低排放”。

“投資強度大,陜鋼集團超低排放改造至少需投入25億元資金,這對企業經營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楊海峰也對記者表示,資金投入是困難之一。最大難點還是無組織排放的控制和改造,集中表現在原料準備工序,涉及到原料的裝卸、堆放、篩分、配料、轉運等環節,排放點多而分散,系統治理的難度很大。

超低排放不僅要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同時也需要技術手段的升級。多位與會專家及政府官員認為,未來鋼企的環保要求只會高不會低,相應環保問責機制也非常嚴格。

如果說鐵礦石原材料價格是鋼企的顯性成本,那么環保技術提升相當于隱性成本,二者均對鋼企未來經營形成約束。

業內擔心產能增加過快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盡管目前鋼企效益尚好,但業內卻對下半年鋼企的經營形勢持悲觀態度。

“下半年鋼鐵行業外部環境仍然存在不確定因素,下行壓力依然存在,鋼企利潤預計將承壓下降,鋼企對未來預期應以謹慎為主,注意控制產量,避免供需矛盾加劇。”楊海峰表示。

同樣表達類似看法的還有國家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鋼鐵處處長徐文立,他說:“今年鋼企總體形勢可以,但下半年有所悲觀。但總體還是比較好的年份。”

業內悲觀的原因之一是擔心產能增長過快。

“2019年前四個月,粗鋼產量3.15億噸,同比增加10%。4月平均日產283.4萬噸,為歷史最高值。”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秘書長蘇偉給出這樣的數據,來說明粗鋼產量在增加。

李新創認為,未來行業競爭形勢不容樂觀。“2018年粗鋼產量突破9億噸,但尚未建立起有效的防范產能過剩的長效機制。”李新創擔心容易再回到數量擴張的老路,不利于鋼鐵產業提高發展質量和轉變發展方式。

徐文立談到,政府、協會、企業應共同發力,努力建成鋼鐵去產能長效機制,嚴禁新增產能,“不要讓去產能的結果回到從前”。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業內人士表示,鋼鐵行業下游基礎設施、機械等部分行業的增速會提高,粗鋼消費量仍然保持穩定。

責編 梁梟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双色球定龙头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