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95歲需要自備多少錢?日本權威養老報告引發爭議

在日本,一對退休的夫婦如果活到95歲,需要自備多少養老金?有報告指出,需要約128萬元人民幣。

在日本,一對退休的夫婦如果活到95歲,需要自備多少養老金?作為日本政府機構的金融廳(FSA)在最新報告中給出的答案是:2000萬日元的資產(約合128萬元人民幣)!

日本的養老體系已相對成熟完善。此言一出,社會各界一時嘩然。

不過,這一消息已在上周遭到了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的駁斥。

據日媒報道,在上周的內閣會議后,麻生太郎對媒體表示,該報告的結果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安和誤解,而且與政府在養老金政策方面的立場相左。因此,政府不會將上述報告接納為正式文件。

盡管麻生忙不迭“辟謠”,但隨著7月國會參議院選舉日益臨近,在少子老齡化不斷加劇的當前,養老金話題再度引起了日本各界的關注。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今年也已78歲。新華社資料圖

夫婦需自備2000萬日元資產養老?

這份引發爭議的報告在上周由日本金融廳發布。該報告基于當前60歲及以上日本人有25%的概率活到95歲的情況,推算并分析了日本社會該如何合理地進行資產管理與運用相關的金融服務。

報告舉例說,一對男性年齡在65歲及以上、女性在60歲及以上的日本退休夫婦,如果僅靠養老金生活,那么,每月將面臨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3200元)的缺口。如果再活20年,那么缺口總計將達1300萬日元(約合83萬元人民幣);再活30年,這一缺口將擴大至2000萬日元(約合128萬元人民幣)。因此,報告建議日本民眾在工作期間就應開始為長遠投資,等到退休時可用自己持有的金融資產來補充晚年生活之需。

該報告是基于日本老年家庭的平均收入與支出得出這一結論的。

目前,根據日本政府的預計,每4位60歲及以上的日本老年人中,就有一位能活到95歲。身為財相的麻生今年也已78歲。日本厚生勞動省此前就日本百歲老人現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日本全境的百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已逼近7萬,其中女性占88%。這也是日本厚生勞動省自1963年錄得數據以來,連續48年出現增幅。

報告出爐后,日媒進行的街頭調查顯示,絕大多數30歲及以上的受訪民眾對此表示,目標金額太高,很難達到。不少人還質問,安倍政府是否應當為養老金制度管理失敗負責。

對此,麻生辟謠道,日本政府當前的養老金體系能夠覆蓋老年群體的生活支出,“雖然無法做到全盤覆蓋,但肯定不如報告中描述的那樣糟糕。”他表示,報告錯誤地使人認為,日本政府當前的養老制度難以保障老年群體的退休生活。

引在野黨痛批

盡管麻生已否定了報告的相關結論,但在野黨并不買賬。在7月參議院即將改選之際,這一報告被在野黨視為對首相安倍晉三及執政黨自民黨發起有力攻擊的“利器”。

在野黨認為,這一報告反映了日本當前的養老金制度無法使得老年群體過上體面的退休生活。

主要反對黨民主黨領導人蓮舫(Renho)批評說,“這是不是意味著在日本,退休后沒有2000萬日元,就會導致生活困難?”在日本共產黨中央書記局長小池晃(AkiraKoike)看來,麻生的辟謠相當無力,“這相當于告訴日本民眾退休后就自謀生路吧。”

安倍也注意到了這則報告在日本社會中引發的不安。在指出報告的統計數字不準確之余,安倍安慰民眾,日本的養老金體系還是很有“韌勁”,過去六年來,相關保險費用已達到44萬億日元(約合2.8萬億元人民幣)。

一名老人從日本東京的“多功能”健康便利店前走過。新華社資料圖

其實,在歷次參議院改選中,養老金話題總是輿論的主陣地。

2007年,安倍還是第一任首相時,他所在的自民黨就在當時的參議院改選中敗北。一個導火索便是,原社會保險廳對養老金編號等出現的記錄錯誤放置不管,引發了養老金記錄泄露事件。當時,日本媒體的民調顯示,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表示,在政府承認養老金漏存檔案后,已不再信任養老金制度。這一事件也導致安倍第一次內閣的支持率跌至38.3%。而安倍隨后的下臺也在某種程度上與此事件有很大關聯。

為了弱化這一事件的影響,內閣官房長官、政府發言人菅義偉(YoshihideSuga)表示,“(我們)會繼續詳盡地解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的立場。”同時他也提到,希望該事件不會對黨內參選的候選人產生影響。

提高養老金領取年限

在日本,養老金主要分為三類。最不可或缺的是國民年金,又被稱為“基礎年金”,是20歲以上未滿60歲全體日本居民包括外國人,必須繳納的年金。當然,60歲到64歲之間,也可以自愿選擇繼續繳納。不過,國民年金的保險費是固定金額,但年度之間會有所不同。第一財經記者在日本財務省網站上查詢到的數據顯示,2016年國民年金的保費是每月16260日元(約合1037元人民幣);2017年是16490日元;2018年有所回落至16340日元;而2019年又小幅上調至16410日元。

另一類是厚生年金,對象主要是公司職員和工薪族等。如果是私人營業者,員工通常有5人以上的情況下也會強制加入。厚生年金的保險費是對以每年4月~6月支付的工資為基準計算出的金額和獎金的共同的保險費率計算出的。一半由雇主承擔,另一半由加入者負擔,金額不固定。

此外,還有不同種類、靈活多變的企業年金制度。

一般情況下,日本的養老金是從65歲開始領取的。當然,如果想在65歲之前領取養老金,每月領取的額度將會減少0.5%。相應地,如果65歲以后開始領取養老金,每推遲一個月,領取額就會增加0.7%。

2018年,日本政府為了激活老年群體的就業率,推出了新政,即如果在70歲以后開始領取養老金,那么超過70歲的部分加成率還會比65~70歲之間開始領取(0.7%)更高。

一位在日本工作的華人小呂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將來能領到多少養老金,其實這個數字目前是無法預估的,“主要還是日本政府的養老金計算非常復雜,既根據支付的保險費總額和投保時間,也取決于安倍政府的養老金制度是不是在未來會調整。”

在日本德島縣,81歲的西蔭幸代在摘取紅葉,清洗整理后提供給料理店等使用。新華社資料圖

實際上,日本社會普遍較晚退休。到日本旅行中國人一般也會注意到,早晚通勤的人潮中,上了年紀仍為工作奔波的大有人在。

2018年初,日本政府修改法律,推遲公務員的退休年齡。目前日本的公務員是60歲~63歲退休。到2020年新法案生效后,他們的退休年齡立刻推遲到65歲,然后逐步推遲到70歲。

不好的消息總是結伴而來。全球最大公共養老基金——日本政府養老投資基金(GPIF)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底,該基金擁有150.66萬億日元(約合9.6萬億元人民幣)。但由于去年全球范圍內股市的波動,2018年最后一季,其虧損約14.8萬億日元(約合9400億元人民幣),創歷史最大單季虧損紀錄。而當季的投資回報率為-9.06%,比上一季度的3.42%出現嚴重下滑。

目前,GPIF的投資組合僅限日本國內外債市和股市,其中日本國內債券占比最高,為28.2%;其次是海外股票、國內股票和海外債券,等等。由于在2018年GPIF錄得最大虧損紀錄,這也意味著日本老年群體的養老金又面臨縮水的窘境了。

責編 趙慶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双色球定龙头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