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諾貝尓經濟學獎獲得者讓·梯若爾:需確保小公司能與大型科技企業公平競爭

諾貝尓經濟學獎獲得者讓·梯若爾在接受采訪中表示,盡管大型科技公司有著數據壁壘,不過隨著規模增大也可能會出現邊際效應遞減的情況,但仍需要確保小公司能進入并參與競爭。

每經記者 宋可嘉     每經編輯 張海妮    

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法國經濟學家讓·梯若爾(Jean Tirole)

圖片來源:鈦媒體供圖

近日,在鈦媒體和國家新媒體產業基地聯合主辦的2019 T-EDGE全球創新大會上,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法國經濟學家讓·梯若爾(Jean Tirole)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的專訪。 

讓·梯若爾曾被稱為市場監管的工程師,2014年授予他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諾獎委員會認為,讓·梯若爾的理論為壟斷管制研究注入了新的生命力,是馴服壟斷寡頭公司的利器。 

在科技迅猛發展的浪潮中,如何看待監管和公司之間的關系?如何看待貿易摩擦對商業環境的傷害?對于已經形成的壟斷領域,是否該對輸家進行保護?讓·梯若爾在接受采訪中表示,盡管大型科技公司有著數據壁壘,不過隨著規模增大也可能會出現邊際效應遞減的情況,但仍需要確保小公司能進入并參與競爭。

談國際貿易摩擦:注意保護輸家 

NBD:目前全球化中,貿易摩擦備受關注,您覺得為何會產生這種局面? 

讓·梯若爾:我首先想講一下國際貿易,它的主要目的就是每個國家有各自強項的生產領域或者是出口領域,然后我們進行交換,形成了這樣一種行為。 

我們知道中國現在已經在變成一個非常大的技術強國,這是一個前提。而貿易摩擦會形成的原因在于國際貿易中存在一個競爭,大家會去尋求一個壟斷地位。 

NBD:您如何看待全球貿易摩擦帶來的問題? 

讓·梯若爾:這里面涉及幾個方面:

第一,在國際貿易里面,它肯定有一個贏家和一個輸家。我們應該提醒的一點是,我們要去保護這個輸家。

第二,我們要注意的一個點是政治經濟學。如果說這個國家,只是產業上形成與另外一個國家的競爭行為的話,那么這個時候這個國家需要的是貿易保護,它才可以推動產業的發展。但是如果這個產業主要是想出口,那么這個時候這個國家所想要的又不是貿易保護了,它想的是全球自由貿易,它才可以獲得利潤,所以在考慮國際貿易沖突的時候,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一個點。 

第三,像現在貿易沖突不只是在中美之間發生,它還可能在美國和歐盟之間發生。但是如果我們各行其是,那么很可能造成無論是歐盟、中國還是美國,我們都會去在這樣一場沖突中失利。我們現在不斷感受到,我們需要去合作,才可以解決我們所面臨的貿易爭端問題。如果我們各行其是,無論是美國、英國還是意大利、中國、法國,所有的國家他們都遵循自己的利益的話,那么我覺得這是沒有辦法解決任何問題的。

談科技公司壟斷:必須確保小公司有機會進入 

NBD:面對大型科技公司壟斷市場的局面,是否也需要去保護輸家呢? 

讓·梯若爾:現在美國甚至在歐盟一些大的技術企業的發展遇到了很多反對的聲音,很多人建議拆分這些大的科技公司,或者把這些科技公司當做像電力這樣的公共事業來管理。相對于拆解這些大型科技公司,阻止他們繼續兼并更為容易。舉個例子,像Facebook要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這兩個通訊軟件,通過反壟斷法,我要去打破它的壟斷是非常容易的,我只要去阻斷它的兼并行為發生,就可以去阻斷一個壟斷成長為更大的壟斷的行為。 

NBD:大型科技企業往往擁有較強的數據壁壘,而小企業沒有這些數據,您怎么看這個現象? 

讓·梯若爾:現在社會上有一輪新的辯論,關于如何讓這些小企業也可以進入到一個公平的競爭中來,其實大公司會隨著規模的增大,出現效率邊際效應遞減。 

但我們必須確保小企業是可以進入到這樣一個市場,參與競爭。這可以通過多平臺連接性來實現。什么叫多平臺連接性?舉個例子,就像滴滴打車,是在中國非常具有主導性的打車服務平臺,但是如果有多平臺連接性,就是說這些司機們,可以不只是連接到滴滴打車的平臺,還可以連接到其他一些平臺上。一些小企業如果做出了這樣的平臺的話就意味著,多平臺連接性它其實也是可以去幫助打破這種比較大的壟斷的。

責編 張海妮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双色球定龙头出号规律